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lc8乐橙 > 智慧养老设备成刚需 安全风险、成本高影响推广-中新网

智慧养老设备成刚需 安全风险、成本高影响推广-中新网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10-30 Tag:

html模版智慧养老设备成刚需 安全风险、成本高影响推广-中新网

今年8月出台的《广州市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十四五”规划》(下称《规划》)明确提出,要以满足老年人多层次、多样化需求为目标,结合广州市产业优势,加大力度发展辅具用品产业、智慧养老产业、老年宜居产业和老年旅游健康产业等重点领域。记者连日来走访市内多家养老机构和养老科技研发企业发现,由于护工人手紧缺,不少养老院这些年都加大了智慧养老方面的硬件投入,在老人照护中开始大量使用智慧养老设备,有养老机构表示,智慧养老设备承担了约4成工作量,俨然已成“刚需”。

智能床可以解决失能老人在床上大小便的问题

同时,智慧养老设备在使用中还存在一定风险,成本也比较高,如一台高端的“卧床机器人”价格就达10万元,这也影响了智慧养老设备的推广。但业内人士表示,智慧养老在养老行业大范围推广是大势所趋,“十四五”期间,广州市智慧养老产业将迎来爆发式发展。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肖欢欢 实习生 李苑梦

护理人员流失

智慧养老渐成“刚需”

罗步环从事养老产业已有十多年时间,他是广州市享福养老院的董事长。该养老院大约有200位老人,其中失能老人占6~7成。他表示,随着未来10年老年人口继续增加,运营成本还会继续增大。

罗步环坦言,最近3年几乎都没有新增护理人员,因为“养不起”。他所在的养老院,每年护理人员流失率在10%,已经算低的了,而很多养老机构现在面临的一大困难,就是请护理人员。“为了留住护工,我想尽了各种办法。”他说。

“过去两年受疫情影响,市内很多养老院都出现了‘护工荒’。只能加大使用智能化辅具的力度,让机器帮忙。”罗步环告诉记者,从去年开始,他所在的养老院就加大投入,采购了大量智能养老辅具,一些能用机器代替人工的活就尽量用机器干。过去两年,光是在智能设备的采购方面投入就超过100万元。这在受疫情影响的情况下,已经算是“大手笔”了。

记者随后走访了其他养老院,多位负责人均表示,如今养老院的智慧养老设备不论是在数量还是在覆盖上,都跟过去有了大幅跃升,几乎所有养老院在宣传单张中都把“探索实施智慧养老”作为卖点。王荣军在广州经营着5家养老机构,总床位超过1500张。他告诉记者,广州养老院在智慧养老领域的探索走在全国前列,一是因为广州原本投入在养老领域的资源就比较多,不仅是养老院数量领先,公益机构与养老院合作进行的多种创新服务在全国也都是率先推行的;二是广州的老年人基数大,国内从事养老康复设备研究的高科技公司,基本上都会在广州布局。

王荣军表示,现在老人家属到养老院查看条件时,除了护理水平,另外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看养老院的智能化程度。“养老院如果没有成套像样的智慧养老设备,都不好意思开口跟人家介绍。”他笑着说,现在入住养老院的老人,子女多数是“65后”和 “70后”,再过5到10年,住进养老院的老人,其子女基本上就是“80后”,那时,养老院的智能化程度肯定会持续上升,否则就会在竞争中被淘汰。

智能设备加持

一个护工“顶俩用”

在享福养老院,记者看到了已经投入使用的智能化照料床,这个床主要是针对重度失能老人的。记者看到,只要通过遥控器操作,这种智能床不仅可以自动升降,还可以自动倾斜,老人躺在气垫上非常舒服;如果老人需要大小便,床下安装了自动化大小便器,通过接通床下的便盆,整个床就变成了一个智能马桶。老人大小便后,护工只需要将便盆带走即可;此外,这张床还能自动将老人与一张电动椅“无缝连接”,将老人从床上直接运送到电动椅上,然后老人便可以通过电动椅实现上下楼或是在楼道里走动。“有了这个床,我们照料起失能老人更方便了。”护工阿芳告诉记者,有些老人个头比较大,像她这样身材瘦小的护工,即便是两个人也无法搬动老人,更不用说带老人上下楼梯了。很多老人因为长期卧床容易产生褥疮,有了这样的智能床,老人的活动半径大大增加,原本要好多天才能下楼甚至长期卧床的老人,现在基本上每天都可以有一次下楼活动的机会。

阿芳坦言,当护工每天都要重复繁重又琐碎的护理工作,有时还要忍受老人紊乱的作息时间,一个月下来没几天能睡个囫囵觉。还有部分失能老人经常会无意识地下床,在养老院内走来走去,护工有时都很难第一时间找到他们。现在有了雷达设备,老人只要离开床,护工们第一时间就能知道并把他们找回来。“有这些智能设备帮忙,一个护工可以顶两个人用,否则真的忙不过来。”

如今,该养老院的25名护工把过去40名护工的活都干了。罗步环表示,虽然引入智能设备要花不少代价,但可以节省人工成本,还可以提升养老院的形象,总体上来看还是划算的。

王荣军也表示,智慧养老设备不仅减轻了护工们的工作量,也让老人的护理水平大大提高。这些设备大约可以承担护工们4成的工作量。“我们养老院现在大约是1个护工照料5~6名失能老人,将来住进来的老人越来越多,这个配比也很难改善,更不可能每个老人配一个护工,所以以后更加需要机器帮忙。”他举例说,监控老人大小便的装置如今在养老院使用就很普遍。护工不可能时时都盯着每一位老人,以往有时老人大小便失禁了,护工可能要几个小时后才发现;有了这些智能设备,护工们可以第一时间得知老人是否大小便,老人的护理质量就大大提高了。

安全与成本问题

影响智慧设备推广

王荣军同时强调,智慧养老设备的使用不能完全代替护工的作用,护工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仍将是稀缺资源。“很多工作智能设备是干不了的,还得护工亲自来做。并且操作智能设备也存在一定风险。”

王荣军所在的养老院,此前曾出现因员工操作设备不当,导致老人从智能床上摔下的案例,最终补偿了家属3万元。但即便这样,王荣军还是主张大力推动智能设备的使用。“数字化、智能化设备在养老行业大幅推广是大势所趋,没有智慧养老设备不行,完全依靠这些设备也不行。”

王荣军告诉记者,他一直和广州的智慧养老设备研发机构有密切联系。未来3年还准备投入300万元用于采购各种设备,并对员工进行使用各种智能设备的培训。

除了安全问题外,推广智慧养老设备的一个重要门槛就是成本较高。市场上的智能床最贵的达到10万元一张,这让一些养老院感觉高不可攀。

为重度失能老人解忧

床上洗澡+自动翻身成为可能

记者发现,在智慧养老设备的供应链上,广州的众多高科技企业也跃跃欲试。56岁的朱新生如今是广东省科技领军人才。他此前有过十多年从事外科医生的经验,又有十多年从事养老行业的经历,2011年他在广州开发区成立了一家智慧养老器具研发的科技公司??美捷威通。如今,该公司已成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我们针对失能老人的智能养老设备已经供不应求。”朱新生说。

在朱新生看来,并非所有住进养老院的老人都已经丧失了活力,真正需要生活或医疗照护的,放眼整个老年人群体来说只是少部分。“我们的养老体系建设,要聚焦于解决中重度失能老人的生活照护问题,如果照护不好,就有可能‘一人失能,全家崩溃’。”基于这样的观念,过去这10年,朱新生的智能养老设备研发也聚焦在解决失能老人的生活和医疗照护问题上。

如今,朱新生公司研发的智慧养老设备已经在全省的多家医院和养老机构进行使用,他告诉记者,其中最受欢迎的就是“卧床机器人”。

记者在成品车间看到,这款卧床机器人实为一款功能强大的智能床。床分3层,人躺在上面可以按摩,促进老人的血液循环;因为有气动悬浮功能,可以让失能老人24小时在床上“运动”,“向左翻身20度,平卧15分钟然后再向右翻身20度,然后再平卧15分钟。这样老人在睡觉时就可以实现自动翻身,防止出现褥疮。”该公司智慧医养事业部总经理肖涛告诉记者。同时,这款床还可以让失能老人在床上洗澡。需要淋浴或泡澡时,这张床就会变成一个“大型浴缸”;此外,在床下还安装有大小便自动化管理系统,不仅可以监测大小便,而且还可以自动化帮助失能老人大小便。

朱新生向记者介绍:“我们的二代卧床机器人还配备了站立推车,因为有些患者已经不能独自行走,但只要他还有一定的肌张力,可以站立,就可以跟着推车一起走。接下来我们正结合人工智能技术,让这辆手推车实现自动驾驶。”朱新生坦言,由于一代“卧床机器人”的市场价较高,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其大范围推广。因此在二代设备的研发上,他的首要目标就是降价,希望能降到1万元以内。这样,市内的更多养老院都可以推广使用。

智能化“爆发”在即

养老将驶入“快车道”

朱新生介绍,按照国际通行标准分析:吃饭、穿衣、上下床、上厕所、室内走动、洗澡6项指标,一到两项做不了的定义为“轻度失能”,三到四项做不了的定义为“中度失能”,五到六项做不了的定义为“重度失能”。

他表示,失能老人的需求包括三个方面,一个是生活照料,第二是原发病管理,第三是并发症的预防和治疗。

在朱新生看来,广州的养老院在使用智慧养老设备方面还处于初级阶段。以一间养老院为例,一旦智慧养老设备大规模推进,最高可以节省一半的人工成本。《规划》对养老院智慧养老提出了明确要求,可以预计,广州市养老机构的智慧养老水平将从今年开始驶入“快车道”。

在近日的广州“老博会”现场,广州市养老服务产业协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十四五”期间,广州市智慧养老产业将迎来爆发式发展,预计5~10年内,大多数失能老人的很多照护需求都可以通过智能化终端来实现。

相关的主题文章: